无半归

【all金/瑞金】不笑格瑞和爱笑金

ooc+私设
#无脑小文章
#日常宠金,金是小天使!
#超喜欢那种段子式甜文
#内容和题目……似乎没啥关系……(笑哭)
#小学生文笔,求原谅
好啦,我们开始吧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一)
金和格瑞在一起了。
对此大学一众人炸掉了,然后开始纠结谁先表的白,很多人都认为是金先告白的,凯莉莞尔一笑和他们打赌,她觉得是格瑞先告的白。
然后?当然是凯莉赢了。

(二)
话说告白那天金是全程懵逼的。
“格瑞格瑞!我们一起玩吧!”
“好。”
“唉?这回这么快就答应了啊?那这回你订玩什么!”
“我说什么,你都要回答恩。”
“好的!没问题!那惩罚就是——谁输就要答应对方一切要求!”
“好,开始。”
“好嘞!格瑞我一定不会输的!嘻嘻。”
“金,我喜欢你,做我女朋友。”
“恩!唉唉唉啊!?不不不是,啥?”
“好了,从现在开始,你是我女朋友了。”
“等等等,为什么是女朋友不是男朋友,啊呸,怎么回事?!”
“你答应我的告白了,我们在一起了。”
“不不不是!这不是游戏吗?重重来!!”
“好,我喜欢你,做我女朋友。”
“可是格瑞我们是好……”
“你输了,要求你做我女朋友。”
“唉唉唉唉唉唉?!等等!为什么还是女朋友?!”
就这样关注点错误的金小天使,成了格瑞的女朋友(划掉)。

(三)
金很不甘心的,他觉得反正格瑞没证据,死不承认又不能拿他怎么样。
“我录音了,别想逃。”
金这回,完败。

(四)
金和格瑞是发小,其实金也喜欢格瑞只是不敢说。每次只敢说,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!所以啊,金内心觉得格瑞只把自己当朋友。
呵呵,金可不知道,每次他讲完这句话,格瑞都是这么想的:
去TM的友情,这TM是爱情。

(五)
不过金也是够迟钝的,格瑞的喜欢,明眼人看的清清楚楚,就是金蒙在鼓里不知道。
“哇~格瑞你做的饭真好吃!”
“我可以为你做一辈子。”
“那太好了!也就说你要是开店,我就可以一辈子去你店里蹭饭吃了!”
“……”
凯莉对格瑞说,你要是不对金那个傻子说明,他一辈子都不会明白的。
所以格瑞就去告白了。

(六)
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金还有点不好意思,列出了一个清单,标明了公共场合不准亲他,在认识的人面前不可以搂搂抱抱,等一系列条款。
这些都被格瑞一一驳回,并且还变本加厉都做了一遍,格瑞可是特别喜欢金脸红到不行的样子。
众人:咦……恋爱的酸臭味。

(七)
在没有在一起前格瑞就特别宠金,在一起后就更宠金了,吃饭要喂金,走路要抱金,啥事都替金做。
“格瑞……我可以自己吃啦……”
“张嘴,我喂你。”
“恩……不了吧……”
“没事。”
“好吧,那你先把我放下了。”
“不,就这么抱着。”
恩,今天又被闪瞎了24k纯金狗眼。

(八)
金爱吃甜点,格瑞却不爱吃太甜的。
那次金吃了一个蛋糕,特别甜的那种,满嘴的奶油,被格瑞看见了。格瑞二话没说,上去就吻上了金,直到金面红耳赤喘不过气后才放开他。
“好甜。”
“格格格瑞,你不是不爱吃甜的吗!”
“恩,但我喜欢你的甜。”

(九)
金的酒量是真的很差。
高中同学聚会纵使有格瑞挡酒,金还是喝高了。金一喝醉就特别黏格瑞,小脑袋往格瑞怀里蹭,那样子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。
“我先带金回家了。”
说完,格瑞就这么公主抱着金走了,同为他们高中同学的凯莉抿了抿嘴,对同伴讲到:
“啧,金这回估计会被吃干净了啊~”
“啊?不会吧?这格瑞都人多少年了,这一会就忍不了了?”
“人家都忍这么多年了,都这会了还能忍得了?”
“……”
凯莉大佬说的好,第二天格瑞神清气爽的帮下不来床的金请了病假。

(十)
①其实本来金和格瑞都是住在学校宿舍的,后来搬出来了,为什么?
为了不打扰寝室人休息啊(划掉)
单纯只是为了干坏事方便吧……
②格瑞这个面瘫只有面对金的时候表情才会温柔
③格瑞常常在金睡着的时候偷亲他,金也这样干过,但格瑞都知道

(十一)
金挺怕格瑞父母知道的,毕竟他不知道格瑞父母会不会接受同性。后来格瑞带金和父母讲了他们在一起的事,似乎……格瑞父母没什么反应,甚至,还有些兴奋?
尤其是格瑞的妈妈,看见金跟看见自家儿子一样,喜欢的不得了。
金有些受宠若惊。

(十二)
其实格瑞早就和父母讲过自己喜欢同性,父母也觉得这没什么。
而格瑞的妈妈早在金第一次来自家的时候就被圈粉了,知道格瑞喜欢金后,一直怂恿格瑞把金拐来当儿媳。
格瑞妈妈:我是金吹!金超可爱!!

(十三)
在格瑞和金在一起之前,金常到格瑞家玩,久而久之格瑞妈妈就知道自己的面瘫儿子喜欢金,后来就已经自动认为金的父母为亲家:
“我去和亲家聊聊天!”
“……”
“你说亲家那边喜欢这些吃的不?”
“……”
“儿子儿子,亲家是喜欢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?”
“……爸,管管你老婆。”
所以说,格瑞妈妈也是一个助攻呢。

(十三)
格瑞思春期那几年很难熬。
听不得金的哼叫,看不得金的表情,一两句都能带来无限脑补。
例如,金擦伤时给他上药。
“嘶……好疼啊……格瑞你慢点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啊!轻轻点……好疼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慢慢一点,那里好痛的……”
“……”
恩……格瑞,听硬了。

(十四)
所以啊,格瑞和金在一起后就放飞。
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第三次。格瑞每次都要等到金实在累到不行或哭着求饶才会放过他,并且尝试了各种自己脑补过的情景,没办法,思春期那会真的是太难熬过去了。
听着金的喘息声,和带有哭腔的求饶,格瑞再次深入靠近,贴着金的耳朵说:
“不行,夜还长着呢。”

(十五)
格瑞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告白,而是直接求婚领证。但为了防止金被吓跑,就先慢慢来了。
看着身边累到不行而熟睡的自家恋人,格瑞弯了弯嘴角,并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。
领证啊,再等等,不过也快了。



【all金/嘉金】王爱与亡爱

【all金/嘉金】王爱与亡爱
我又来啦~
ooc+私设
#恩……刀子恩,刀子
#看手书突然想到,手书真是十个嘉金九个虐还有一个赛烈斩
#小学生文笔,求原谅
我觉得自己可能很会写虐文T_T
长篇写的估计要好长时间,所以,我觉得短篇好,哈哈哈
好啦,我们开始吧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所有人都知道,圣空国的王是个很强大,却脾气暴躁的一个人。
但现在他们发现,他们的王有些不一样了。
为什么?因为他们的王,嘉德罗斯变得沉默安静,安静地让人害怕。
王也笑过吧?什么时候?哦,那个人还在的时候。
嘉德罗斯突然惊醒,才发现自己在王座上睡着了,他揉了揉眉心,从王座上站了起来,遣退了身边的侍从,径直走出了大殿。
嘉德罗斯独自一人走进了花园,阳光懒洋洋地洒下来,整个花园都闪着金光,就像金的笑容一样。一想到金,嘉德罗斯嘴角便勾起了微笑。
那个渣渣啊,第一次见也是在这个花园里。笨手笨脚的捣鼓花草,浇个水都能把自己淋湿,真怕他会把这些花草捣鼓死。当看见自己鄙夷的眼神时,他居然还露出一个憨憨的笑,眉眼弯弯的,瞳孔映射着大海的湛蓝。
也是自从那个时候,嘉德罗斯发现自己怎么也忘不了那个笨蛋的笑容。
啧,真让人不爽。
后来嘉德罗斯才知道这个笨笨的家伙,是邻国送来的质子,叫金。
第二次见,还是在花园里。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当时就是凑巧经过,才不是为了看金才来花园的。金一看到嘉德罗斯过来,举起手激动地喊着,让嘉德罗斯看自己的发现。我们两个人很熟吗?嘉德罗斯这样想着,但还是走了过去,才发现原来是一只小刺猬,正在可爱地吃着果子。
“很可爱对吧?”
“……”
“你不觉得可爱吗?恩……对了对了,我昨天也看见你了,你也是一个人玩吗?要不我们俩一起玩吧!”
“……”
“你不说话就当你同意啦!我叫金,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,这里是皇室的花园,不让外人进的,要是让嘉德罗斯王子知道了那就糟了,听说他脾气很暴躁呢。”
“我就是嘉德罗斯。”
“哦,你叫嘉……啥,啥?!”
“啧,渣渣。”
噗嗤,想到这嘉德罗斯突然笑出声,他至今都还记得当时金一脸呆滞的表情,看起来,可比那只小刺猬可爱多了。
金就算知道嘉德罗斯是圣空国的王位继承人后,之后还是执迷不悟地找嘉德罗斯玩。嘉德罗斯常常也会说什么“烦”“无聊”“幼稚”但其实内心很希望金来找自己,毕竟就算再强大,也还只是个孩子啊。
“嘉德罗斯,你脸上的星星是胎记吗?”
“渣渣不配知道这个。”
“啊~告诉我嘛!是不是?”
“……是。”
“嘻嘻,我就知道!果然嘉德罗斯是被天使吻过的人!这个可是天使的吻痕。”
金的手轻轻地点了一下嘉德罗斯右眼下的星星,笑着说。那个笑容,直直地落入金色的瞳孔中,闪耀着光芒。
“切,不稀罕。”
嘉德罗斯无视金嘟起来的小脸,兀自撇过头,啊啊,我们的嘉德罗斯大人,脸红了呢。
还有一次,嘉德罗斯送了一束花给金,一束很好看的白日菊。
“渣渣,给你。”
“唉?给我的吗?你也会送我礼物啊~”
“是!你收不收!”
“哈哈,当然收啦!”
金抱着花,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,从那以后,金总是对嘉德罗斯说,自己最爱的花,就是白日菊了。
风,有些大了。把嘉德罗斯从回忆中拉了出来,他恍神了一会,望着这个熟悉的花园,想了想,摘了一束花,然后走出了花园。
长廊很暗,几乎是透不过光的,安静到只能听见嘉德罗斯的脚步声。这里的黑暗,让他想起了曾经的禁闭,那个以磨练他为缘由,为期一个星期的无食无水的禁闭。反正,他也习惯了,在这个国家里,只有强大才是被人们关心的。
“嘉德罗斯!嘉~德~罗~斯~”
“渣渣?你跑到这了来干什么?”
“当然是给你送吃的啊!快快,我可是偷偷跑进来的,你快点吃!”
嘉德罗斯看着面前的金,小脸脏兮兮的,身上有好多地方都擦破和磨破了,看样子应该是从那个满是砾石的地道里爬进来的,刚一进来就问别人的情况,自己,不疼吗?
嘉德罗斯突然抱住了金,吓了一跳的金以为嘉德罗斯怎么了,有些手足无措地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“当我的王妃,金。”
金一愣,然后,一片寂静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嘉德罗斯发现自己对金,有着异样的情绪,看不见金会暴躁,不想让别人靠近金,想要独占金。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,心跳紊乱的一拍又一拍,这大概是,爱。
“好。”
可是,两个人的爱,从一开始就不被认定。一群人到处阻止,王公大臣一天到晚进言,这些都被嘉德罗斯强压下来,毕竟没有人敢正面和这位未来的王作对,只敢在背地里策划着暗流。
“他们今天是不是又在说我们不能在一起?”
“切,不用管他们。”
“嘉德罗斯,我不希望拖累你啊……”
金的声音有些闷闷的,他把头埋进了嘉德罗斯的怀里,肩头微微颤抖,继续说着:
“他们是对的,没有我,你将会是一个很好的王,而我不过是个邻国的质子,有什么资格……”
“你要是不想让我生气,现在就闭嘴睡觉。”
讲完,金自顾自的往嘉德罗斯怀里钻,嘉德罗斯抱着金的力气大了些,他摸了摸金的头,在金的耳边轻声的说:
“别担心了,一切有我,懂了吗?”
“恩。”
嘉德罗斯觉得没什么,凭什么他和金在一起就必须全世界同意?他偏不,只要等到他继位,只要他继续强压下去,一切都会好的。
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,一切都发生在继位那天。
突如其来的宫变,嘉德罗斯根本没放在眼里,不过是一些虫子的挣扎而已,他嘴角扬起不屑的笑,宣告着他就是王。可他的背后,那个护卫向自己挥起匕首,鲜血染红了加冕的礼服。
第一刀,第二刀,皆在金身上。
金的血溅落到嘉德罗斯的身上,绽开了凄凉的颜色,在倒下的那一刻,金还在想,弄脏了他的加冕服,真不应该啊。嘉德罗斯颤抖地抱着金,那种温度一点一滴流逝的感觉让他惧怕,任他强于天地,在生死面前都不过是个无助的人,他大喊着医师,却被一双手轻轻地拉着。
“嘉德……罗斯……”
“别说话了!我在我在,没事的,你会没事的……”
“嘉德罗斯……再……再抱抱我……好不好?”
嘉德罗斯抱住金,不住地抖着,金用手拍着嘉德罗斯的后背,然后突然反手掐住嘉德罗斯的脸,嘴里还笑嘻嘻的:
“哈哈,脸……脸真可爱……咳咳”
“……没事的,你会没事……”
“嘉德罗斯……咳咳,我啊……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抱你了……咳咳,哈哈,我才不怕那些阻止的人……咳咳……哈哈”
“别说了……”
“对不……起呢……把你的衣服……咳咳,弄脏了……”
“别说了!”
“不能看见你加冕成王……真可惜,那个时候……咳咳,你一定特别帅……”
“求你……别说了……”
“嘉德罗斯……我好爱你……”
那双手,慢慢垂落下来。那双捏着他脸的手,那双曾经抱着他的手,再也不会举起来了。
门被缓缓推开,嘉德罗斯拿着一束花走了进去,这是一个冰室,中间还有一个冰棺,里面躺着的,是他的王妃,金。
“我又过来了,怎么了?嫌烦了?”
“肯定没有,借你胆你也不敢。”
“我送来了你喜欢的白日菊,长的很漂亮吧?”
“对了,我已经将那群老不死全都解决了,没有人再会烦我们了。”
没错,那个护卫根本没想过要杀嘉德罗斯,他知道,那些王公大臣也知道,只要将刀挥向嘉德罗斯,金就会自己扑上来送死。如此,金是为了救嘉德罗斯而死,而不是因为他们没保护好而死。丢弃一些棋子,既除掉了金,又不会使自己带罪。然而,他们没有料想到失去金的嘉德罗斯,会残忍,会疯狂,会如此地报复。
“渣渣,你睡了这么久,很多事是不是都忘了?”
“渣渣,我不是一个好的君主,是个庸君,你会不会生气?”
“渣渣,你要是再不醒我就一直这样,一直这样。”
“渣渣,我想你了……”
冰棺里的人就这样躺着,那双蓝色的眼眸怎么也不睁开,像是熟睡,一直听不见外界的声音,嘉德罗斯拉起金的手,放到唇边吻了吻,然后伏在金身上。
“金,我爱你……”
冰室里响起了哽咽声,这个不可一世,骄傲的王,哭了。
(白日菊的花语:永失所爱)



【all金】精灵幻梦馆(1)

啦啦啦~我飞来啦(我究竟在干啥……)
#小学生文笔,求原谅~
#原名《总有人想要我们店的镇店之宝》
#视角可能有点乱,我尽量理清楚(^ω^)
#有关提的在初里已经提啦~
先来嘉德罗斯,好啦~开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门口的铃铛响了一下,有一丝凉风吹了进来。
看来是有客人来了,我感觉整理了一下衣服,摆出自己的笑容,准备迎接我可爱的顾客!
“喂,那边的虫子,这里是哪?”
噗,划去前面的“可爱” 。来者有着一头金发,金色的眼眸流转着,环顾着店里,眼角下面还有一颗黑色的星星,咦,他看着有些眼熟。虽然叫我虫子,不过颜值高,包子脸好想捏。
瞬间换上笑容,没办法,我是个颜狗。
“这里是精灵幻梦馆,你可以在这里得到属于自己的精灵。”
“精灵?切,那种虫子我不需要。”
真不可爱啊,我忍,人设不能崩!我让他到处看看,没准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,毕竟他走进了这家店,一定有谁选择了他,虽然我不咋确定是不是这样。
他嘴角泛起不屑的笑容,冷哼了一声,刚想开口说什么,却突然顿了一下,他金色的瞳孔直直地看着我身后的橱柜,什么情况?随后,他突然抬起手,指了一下,说:
“既然如此,那我要那个。”
我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,看见了橱窗里趴在玻璃瓶上,望着我们的光精灵,金。见我望向他,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啊~感觉被治愈惹,萌啊~
“这个不行,他是……”
还没说完,一个阵风突然从旁边刮过,伴随一声巨响,我看见玻璃碎渣散落在身旁,我快速地开启屏障不让精灵们受伤,随后看见靠近脸边上的黄黑相间的大棍子……
“虫子,你刚刚说什么?”
啥……啥情况!!一言不合就掏棍子!!还砸玻璃!我需要吃个瓜冷静一下……个鬼!要出人命,啊呸,神命了啊啊!!!
“不准你欺负沐沐店长!”
软软的声音响起来,一个精灵挡在了我面前,是金。他鼓起脸,一脸生气的样子望着面前的人。
“怎么?你这渣渣还想拦我?”
面前金发男子的笑容明显带着嘲讽,但却悄悄地把棍子往旁边挪了挪,似是害怕会伤到这个小小的光精灵。
“哼,不许小瞧我!我可是很厉害的!”
“哦?是吗?不如让我见识见识?”
“好啊,那就来啊!”
事态好像严重了,我突然出声,终止他俩的话,一脸讪笑:
“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哈哈。”
金发男子撇了我一眼,嗤笑了一声,收回了棍子,手指着金说:
“我就要这只。”
“凭什么!我才不会跟你走呢!”
“切,渣渣,我是王,你的抗议,无效!”
“你!店长才不会把我交给你!”
“是吗?那边的虫子,你来说说给不给。”
“你不许威胁店长!”
“威胁?这虫子?”
“你!不许你欺负她!”
“那你和我走,不然我可不保证。”
“恩……那好!”
“这还差不多,那走。”
“等……等一等。”
当了半天背景板的我,突然清醒,望着金的小蓝眸,男子望着我,我看见他晃了晃手中的棍子,金眸中不带一丝温度,似乎我要是说错一句话,那个棍子就会招呼到我头上,我咬了咬牙,说:
“他可以跟你走,不过,你要先登记。”
“登记?”
我拿出一个厚厚的本子,摊开空白的一页让他签上名字,签的同时完上面也浮现了他的样子,签完,他一甩笔拉着金走了,看着金小眼神里的“别担心,我没事。”我真是好难受。
我们店的镇店之宝啊啊啊啊!对不起,我给神丢脸了,哭晕在厕所里。
“你干嘛不拦着金?让他飞出来,要是他没飞出来,就不会出事了。”
飞出来的凯莉嘴里含着棒棒糖皱着眉说着,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不悦。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的屏障拦不住金。”
“那怎么办?金会不会有危险?”
紫堂幻扶了扶眼镜,担心地说。
“一个神,居然连人都打不过!”
“我是守护神,除了防御和治愈,啥攻击都不会啊!我连打架都是个弱鸡!”
不过,我笑了笑,还好秋姐在临走前给金施了魔法,金如果离开店一天,无论在哪里,第二天一定会被传送回来。我看了看手上的本子,你等着,现在我知道你的名字后天天扎你小人!!叫你威胁我!叫你……等等,嘉德罗斯?
woc!!!灵族中圣空族的王位继承人!难怪看着眼熟,那个最接近神的男人……呜呜呜,我现在扎小人都不行啊!
秋姐,我突然好想你。

——另一边
“喂!渣渣,你叫什么?”
“不许叫我渣渣!”
“哦,那你到底叫什么?”
“不告诉你!哼!”
“……”
金抬眼望了望面前的男子,撇过头,嘟了嘟嘴
“我叫金。”
嘉德罗斯微微愣了一下,抬头望了一下金,这只小精灵沐浴在阳光中,金发闪着金光,眼睛眨啊眨,脸颊微微的红,别样地可爱。
“唔……那你叫什么呢?”
金一转头和嘉德罗斯对视,蓝色的瞳孔映着这位高傲的圣空王族,嘉德罗斯,扭过头,也遮不住红到耳根的耳朵,他闷闷地说道。
“嘉……嘉德罗斯。”
“假的螺丝?好奇怪的名字。”
“……”

(ps:在这里,灵族拥有特殊的能力,类似于凹凸世界里的元力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呼啦啦~第一次写的,不好请多原谅哦~后续估计要等好久吧,哈哈~

【all金】精灵幻梦馆•初

咳咳,我来啦~
ooc+私设,准备写长篇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(露出心虚的笑容)(๑>؂<๑)
#小学生文笔,求原谅~
#日常放飞自我哈哈哈
#原名《总有人想要我们店的镇店之宝》
#恩……视角可能有点乱,我尽量理清楚(^ω^)
#这一篇先是店规哦(ps:黑金在这里叫king)
好啦~开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恩?啊,有客人来啦!欢迎欢迎!
我是这家店的店长,你可以叫我沐沐,怎么样,店里很漂亮吧,是不是觉得进入了童话世界呢?
为什么叫精灵幻梦馆?因为我卖的不是别的,而是,精灵哦。
对了对了,你是第一次来,有些事你必须要知道。
(一)
本店的精灵可不是你想买就可以买的哦,他们也必须愿意和你走才行,如果你执意买走,他偷跑回来的话,本店不负责。

(二)
如果找到愿意和你走的精灵,你可以和他签订契约,然后你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啦!不过,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们,如果被我发现你们对他不好的话,后果很严重。

(三)
精灵属性各不相同,喜欢的东西也不一样,要知道他们的喜好,我会给你们专属的书籍。

(四)
每只精灵都是用专属的精灵瓶装着的,玻璃瓶是前期补充能量的,如果打碎了是要赔钱的,原价全部,当然,不给精灵,你赔的只是瓶子而已。

(五)
我给你介绍介绍精灵吧,这个玻璃瓶里的精灵是空间精灵,叫紫堂幻,他会召唤和驱使野兽哦~

(六)
这个粉色的瓶子里的是夜精灵,凯莉。里面的星星月亮很好看吧,她可以自由操控它们呢,对了,她还喜欢吃糖,如果可以要多给她买糖。

(七)
蓝色瓶子啊,是冰精灵安莉洁,很呆萌的,她可是会占卜,有什么烦恼可以和她聊聊。

(八)
这个瓶子,黑色的……哦!是帕洛斯,暗精灵。他呢,比较喜欢……骗人,让人头疼啊,千万不要被他耍了呦。

(九)
这只?哦哦,他也是暗精灵,不过一直在沉睡,叫king,银色头发超帅!偷偷告诉你他的眼瞳是红宝石般的颜色~不过由于他在沉睡所以不卖,恩?什么时候醒?不确定……

(十)
哦?你有想要的精灵了?哪一只啊,首次我可以给你优惠,我背后橱窗的?长的很像king的那一只?最上面的那个?!

(十一)
不不不,你想要这只精灵?不行哦,他是镇店之宝,不卖不卖。其他精灵都可以,唯独这只不行。

(十二)
名字啊,好吧,告诉你,他叫金,是一个光精灵,超可爱对吧!!你也喜欢他的眼睛?那是,那可是星辰大海啊!他笑起来简直让万物治愈啊~咳咳,不行,不给你看了,他是我的。

(十三)
特别想要?那也不行!我可是为你生命着想,你要是把他买走了……你估计会受到多方攻击,来自空间精灵的,夜精灵的,冰精灵的,暗精灵的等等,顺便一提,king非常强。

(十四)
他不是沉睡了?我又没说他什么时候醒,随时会醒啊。还有,金可是黑暗神秋的弟弟,秋姐可是不折不扣的弟控,连光明神丹尼尔都很宠金,所以啦,你没机会的。

(十五)
金为啥在我这?因为秋和丹尼尔都出去办事了,好久都回不来,所以由我来暂时照顾金啊!我?我是守护神啊!

(十六)
别紧张~我又不会吃了你,好啦你继续选吧,总会有喜欢的,会有精灵选中你的,毕竟,你可是被选中的人啊。

(十七)
这次一定要选好,因为我们店是不定的,下一次又不知道会出现在哪个地方,我们可是旅行中的店铺。

好!选好了,恩,签订契约这样就可以了,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哦!否则别怪我不客气,你也会永久失去拥有精灵的资格。
欢迎下次再来!如果还有缘的话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啦,初写完,好像只写了一点点相关的东西……没事没事,下个正式人物登场~先写谁呢?大家猜一猜~




【all金】好多人觊觎我弟弟怎么办?在线等,急!!!

ooc+私设
突发奇想的小故事~
文笔不好请见谅~嘻嘻
好啦~开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秋最近很烦,非常烦。
因为她发现最近有好多人在觊觎她弟弟,金。
秋是个网络主播,一般拍美妆视频,粉丝很多很受欢迎,有个上高中的弟弟金。她平时直播都不带金,因为她觉得弟弟这么可爱自己知道就行了。但由于那天万圣节她和别人打赌输了,要直播为两个异性画万圣主题的妆容,原本她想请丹尼尔和隔壁的格瑞,结果丹尼尔在直播当天突然有事来不了了,秋只好让自己弟弟上了。
让秋都没想到的是,那天直播间粉丝暴涨,创了历史新高,听说都差点瘫痪了,不过秋过了几天就忘了这茬,没多想。但是!要不是她闲来无聊看了几天的评论和热点,才发现,不!对!劲!
先说这个格瑞,他是个游戏主播,一般喜欢直播玩单机游戏,虽然直播下来说的话不超过三句……但人气还是不错的。但是,格瑞最近开始喜欢拉着金一起直播,毕竟两家是邻居,金喜欢玩游戏,而且两人还是发小,所以秋就没多想,随他们去了。可是,要不是她无意间看了格瑞的上了热点的直播,她还一直被瞒在鼓里……这算哪门子游戏直播啊!!明明是在宣誓主权好不啦?玩游戏就玩游泳,靠那么近干嘛!还有,格瑞你究竟是有多无意?无意到抱+拉了我弟二十多次?据网友不准确统计,格瑞在玩游戏的一分钟内看了金十二次,眼里满满的宠溺都要溢出来了……不是,格瑞你这么闷骚的吗?
不过秋倒觉得格瑞不算最大的威胁,因为她看见了格瑞怀里满满的朋友卡(笑)。
还有这个嘉德罗斯,他是个武术主播,喜欢在直播中表演武术操练他那酷似警戒柱的大罗神通棍。这没什么,只是秋发现自从那次万圣直播后,这个人开始频繁地出现在自己的直播间,她理解为此人是想保持年轻,修心养性,然而她错惹。因为,他来自己直播间一般是直接一个评论“渣渣在哪”哈?你说啥子?第一次看到这个秋以为他是喷子,直接无视举报。然而人家非常坚持不懈,天天左一句“渣渣”右一句“渣渣”来找金,有次秋实在忍无可忍了,叫来了金来回嘉德罗斯,然后她就看见了如下的私聊记录:
“渣渣,你生日哪天?”
“啊?为什么问这个?难道你想给我送礼物?太好了太好了٩(๑^o^๑)۶~~”
“切,怎么可能,谁会想给你这个渣渣送礼物。”
“哦……”
“喜欢什么?”
“啊?”
“我问你喜欢什么,当然不是想给你买礼物,不是!”
秋表示,呵,傲娇的小鬼,你是不是只有九岁。
再然后,是安迷修。一个有名的,在第一次直播里讲了两小时《圣经》和《骑士宣言》的,业界内有名的爱马人士兼主播。后来被迫将直播内容改成了边做菜边讲解《骑士宣言》……安迷修立志成为骑士,保护好那些小姐姐。不过,我们亲爱的骑士安迷修大人,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主页里全是我弟弟金的照片,而且旁边还是一些……表白的藏头诗?!秋一页页往下看,脸变得越来越黑,因为诗全是关于她弟的,每首结尾还会加一句永远爱王子殿下你的骑士。这不对啊!!!安迷修你不是喜欢小姐姐么?你这全身散发着的荷尔蒙感情全是冲着我弟去的?!这发展不对啊!
安迷修现在被秋列为重点监管对象,因为他的体贴和温柔,金还挺喜欢和安迷修聊天的,(格瑞同学请放下你的烈斩)这导致秋感觉到了大危机。
最后还有一个,雷狮。一个十分狂帅的音乐主播,他还有一个音乐团队叫“雷狮海盗团”。他们直播的音乐以摇滚为主,带着狂放不羁。可是最近秋发现这个雷狮,转型了?开始唱小情歌和小甜歌,本来没什么,风格变化嘛。但秋发现,为啥子雷狮的每首歌都会在后面加一句“献给金色的小天使”?秋强迫自己不要联想到金,应该不是同一个人,不是不是……啊呸!就是金啊啊啊啊!调戏人都调戏到家门口了,语气暧昧地不像话,全程还揽着我弟腰,我弟还未成年好不好!你就不能放过他吗?不是卡米尔你咋约到我弟的,还有去吃甜品用的到互喂吗?喵的!佩利和帕洛斯你俩把爪子从我弟身上放开!听着弟弟讲出去玩“巧遇雷狮海盗团”的奇遇,以及雷狮主页上的各种照片,秋的嘴角已经忍不住抽搐起来。
秋觉得十分后悔,后悔至极。(疲倦)
你以为只有这些那就错了……秋还发现她家最近不知道为什么,收到的快递多了,自己根本没买东西啊……等等!都是给金的?!秋感到了不详的预感……
那个小马玩偶,恩……还好吧。那个r18本谁送的!好吧,她大概猜到是谁了,你们这一群咋知道我们家在哪的!!
然后,每天被各种主播围门,叫金,吸金。金一笑,一个个全都开始螺旋升天,若赶到了一块,那就精彩了……
呵,大型修罗场,还附加拆迁办 。
秋在想,他们是先搬家呢,还是先打妖妖灵呢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啦没啦~
写的不好多多见谅呦~
爱你们~٩(๑^o^๑)۶


【all金】我们动漫社莫名其妙来了几个大佬!

ooc+私设
写的不好,对不起对不起,求原谅!
第一次发文有点小紧张……
是以qq聊天形式写的。
再弱弱提一句,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,求原谅啊啊啊……

〈99+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目标8强的动漫社社社     
●招生部  阿涩
啊啊啊啊啊!重大事件!重大事件!
●招生部 阿涩
有人不有人不!
●招生部 阿涩
有个大事发生啦!!!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咋啦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莫非是今天纳新一个人都没纳到?
●画手部 咸咸鱼
额……不会吧
●招生部 阿涩
不是!今天纳新你们猜我们纳到谁了!
●经济部 数钱中勿扰
瞧你激动那样,莫不是纳到了一个土豪!?
●经济部 数钱中勿扰
哈哈哈哈哈,那就太好了!我们社马上就要富起来了!哈哈哈哈哈
●招生部 阿涩
嗯……不是
●经济部 数钱中勿扰
[伤心到像个200斤的橘猫.jpg]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到底纳到谁了?
●招生部 阿涩
是格瑞啊啊啊啊啊!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啥?!那个刚来就上校园风云榜第二的计算机系大一新生格瑞?!
●招生部 阿涩
没错!实图为证!放图
●招生部 阿涩
[格瑞抱着一个金发小男孩脸上宠溺至极.jpg]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哇哇哇!真的是他啊啊啊!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那个金发小天使是谁啊!笑起来好可爱!
●画手部 得格力滴
噗!真的是他,不是说格瑞是面瘫吗?看不出来啊……
●招生部  阿涩
是吧是吧!被那个金发小天使萌翻了!!@木木子云
●招生部 阿涩
跟你们讲,格瑞对金发小天使好温柔啊啊啊啊,一和小天使讲话,脸上全是宠溺!!
●招生部 阿涩
但,面对我们立马变冰块[笑哭]变脸比翻书还快……
●经济部 数钱中勿扰
那个金发小男孩我知道,好像是叫……金,刚开学时和他姐姐一起过来送格瑞来着。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真的!?求告知!
●招生部 阿涩
+1
●画手部 咸咸鱼
+1
●经济部  数钱中勿扰
听说那个金还在上初中,两个人从小就生活在一起。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呦!幼驯染啊!等等,我想起来了!我说怎么看着眼熟,我之前在校门口的面馆见过金!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求详情!!!
●画手部 咸咸鱼
那天去饭店吃饭看见格瑞带着金吃面,格瑞用勺子夹一口面喂一口给金,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!不过,金吃完后满脸满足的样子太可爱!你可不知道,金吃完还亲了格瑞的脸一口,格瑞面上没什么,但!我看见他耳朵红了一片!
●招生部 阿涩
本来格瑞不准备加我们社的,但金一看见我们社眼里立刻就冒星星了!格瑞看见了当机立断就加入我们社了!(顺带一提,金真是天使!我要吹爆他!)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天使啊啊啊啊!我要去偷金!
●招生部 阿涩
加我一个!我俩组团去!
●cos部 宽的吓人
那估计会被风云榜前十打死。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前十!为啥
●画手部 咸咸鱼
恩~闻到了不可思议的味道
●cos部 宽的吓人
你们忘了开学典礼前一天前十在礼堂打起来的消息?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咋回事
●cos部 宽的吓人
就是那天格瑞把金带过去玩,结果……几个人为争着抱金打起来了……
●cos部 宽的吓人
WTF,知道当时多可怕吗!我和几个同伴躲在桌子后面,椅子都飞起来了!能扔的全在天上飞!!mmp,居然还有人扔仙人掌!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哈哈哈,再凄凉我还是想笑哈哈哈哈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哈哈,难怪那天礼堂里那么吵,都以为在装修
●经济部 得格力滴
这么说我想起来了,那天看见嘉德罗斯气势汹汹地拿着一个黄黑相间的警戒柱,我还在想他要干嘛呢,原来是去打架了[笑哭]
●写手部 多多啦
哈哈哈哈哈,话说安迷修那天看见金第一眼就单膝跪地,说“在下愿意守护王子殿下”。哈哈哈哈哈,你们不知当时礼堂谜一样的沉默了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安哥威武,他之前不是一直说要追可爱的小姐姐吗?[笑哭][笑哭]
●写手部 多多啦
谁知道[摊手],不过,雷狮是真强,看见金直接开黄腔……等一下,我这录了视频
●写手部 多多啦
[修罗现场.mpg]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哈哈哈哈哈,行走的r18可不是白叫的,格瑞的表情像喝了十几瓶敌敌畏[笑哭]
●写手部 多多啦
可不是,后来安哥就和雷总以“如何教孩子”为主题互怼起来了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啊啊啊啊金歪头不懂的样子也好可爱啊啊啊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[光速去世.jpg]
●cos部 宽的吓人
说到雷狮,他弟弟卡米尔其实也来了,雷狮不抱自己弟弟非得抱金……最后几个人打起来,卡米尔偷偷拉着金去小角落吃蛋糕了……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哈哈,全场mvp—卡米尔!
●cos部 宽的吓人
雷狮带的另外两个人也不是省油的灯……帕洛斯一看就像个想把金拐走的人贩子,佩利就更别说了,把金抢过来抱到肩膀上在礼堂里绕圈跑,跑的贼jiba快……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哈哈哈哈,我已经能想到几个人追着佩利跑让他交出金的样子了
●写手部 多多啦
全场最别扭的就是嘉德罗斯了哈哈哈哈,一看见金就喊“虫子”“渣渣”但眼神里透露着浓浓的想抱的气息!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口嫌体直……
●cos部 寂荚
我才一会没看就99+了……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嗨~荚荚在干嘛?
●cos部 寂荚
买东西,顺便去看看纳新怎么样了。
●cos部 寂荚
妈呀,这是怎么了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咋了咋了
●cos部 寂荚
咱们社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?围了三圈人
●画手部 咸咸鱼
估计不是因为我们社受欢迎……[笑哭]
●招生部 阿涩
啊啊啊啊啊啊,雷雷雷雷雷狮居然也要加入我们社!!!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啥子!!!!
●画手部 咸咸鱼
我已看透一切……
●招生部 阿涩
怎么回事啊……连安迷修也要加入我们社……幸福来得太突然了!!不过安哥手里还拿着剑术社的报名单真的好吗[笑哭][笑哭]
●招生部 阿涩
噗,把报名单还给人家了……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哈哈哈哈哈,腻害了我的安哥
●cos部 宽的吓人
老哥稳!
●招生部 糖霜饼干
呀啊啊啊,嘉德罗斯居然也来了!开心到飞起!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早知道我就一起去纳新了,呜呜都怪我的懒癌犯了……
●画手部 咸咸鱼
摸头,不哭
●招生部 阿涩
看着风云榜上可以拍得上名次的几个人趴在桌上写报名表,莫名一种喜感~( ̄▽ ̄~)~
●cos部 寂荚
话说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怎么这么多人围着咱们社……
●cos部 寂荚
[拥挤的人海.jpg]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等等,为啥子我看见了神近耀和银爵的残影?!
●经济部 得格力滴
耀哥把我炸出来了!
●招生部 阿涩
我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……连平时不参加社团的神近耀和银爵都来参加我们社……我们社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!!
●招生部 阿涩
不过银爵和神近耀好像跟金认识……
●招生部 阿涩
[格瑞抱着金,金用小手摸着银爵抱着的猫,在和银爵讲话.jpg]
[金对神近耀笑,小手在拍手.jpg]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生不如猫……(沉溺于小天使的笑颜中)
●招生部 阿涩
我要吸金!不吸他我会死啊~~
●画手部 咸咸鱼
只有我觉得火药味越来越浓了吗……
●cos部 宽的吓人
喂!你们快上学校论坛,学校论坛已经快要炸掉了!!
●cos部 宽的吓人
我的天,好多爆料!
●写手部 多多啦
论坛一姐的凯莉真不是盖的……这么多爆料!
●写手部 木木子云
等我一下,我现在马上上论坛!!!!
●招生部 阿涩
我也去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4:38
●经济部 数钱中勿扰
怎么没人了?人去哪了?
●画手部 咸咸鱼
都去挖论坛了
●经济部 数钱中勿扰
你咋不去?莫不是在等我!感动……
●画手部 咸咸鱼
不,我只是可怜你一下才回你的,一会就去刷论坛。
●经济部 数钱中勿扰
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啦……就这些惹……
和人群聊的时候突发奇想到这个,
算是娱乐娱乐吧!
文笔不好,嘤嘤嘤
就这样~